ash

wb=灰焦冻

【擎蜂】洋流逆行[拟人、环太平洋AU]

棒棒棒!!吃得满嘴流油(。手动笔芯!❤️

谨刀:

 @ash 大大的脑洞被我拿来了


渣文,自娱自乐


机甲,紧身制服,导师兄长×学徒小弟弟


我不管,他们就是最般配的


===================================


一、


       玛雅人的日历在2012年12月21日戛然而止,自2009年起关于世界末日的电影风靡全球,而上帝带给人间的审判之日一直都是几千年来人们乐此不疲讨论的话题。基督教徒和印度教徒早早就为自己建好了坟墓,等待着审判洗净罪孽后的重生。


       2012年12月21日下午三时四十九分,电影中的天崩地裂山呼海啸的场景并没有出现,传了千年的流言似乎在这一刻彻底终结,虔诚的教徒们还来不及哀叹未能得到通往伊甸园的道路,人类史上遭遇的第一支Kaiju就从太平洋的深渊中爬出,袭击了日本的大阪。


       在高达数十米的怪兽面前人类渺小的如同蝼蚁,无畏地尖叫着,眼睁睁看着怪物推到了一座座人类引以为傲的高楼,如同多米诺骨牌,一个城市的覆灭就在顷刻之间。


       对于这只怪兽的围剿,全球军队联合起来战斗了近半个月,才阻止了他向内陆进一步跨越的脚步。后来的博派机甲驾驶员漂移回忆,自那天以后的数年,他都能在大阪嗅到空气中弥漫的硫磺味,夹杂着被怪兽碾成肉泥的人类的血腥味,耳边挥之不去的就是他亲妹妹发出的最后一声哭啼,可怜的小姑娘才五岁,还来不及尖叫,就消失在了Kaiju的巨型脚掌下。


       从那以后,每年,甚至数月都会有怪物不断地从太平洋的深渊钻出来,袭击人类的港口。显然漂移不是第一位,也不是最后一位失去至亲的人。不过人类总会学着反击。


       不可否认的是人类的历史就是在战争的车轮上前进的,而出现的Kaiju让不断内斗的人们终于学会了合作,以政府为代表的博派联合与非政府武装狂派霸天虎总算达成了协议,所有的权力与自身力量的发展都要建立在人类如今还能,并且未来也能继续成为世界生物霸主这一基础。Kaiju的出现总算让人们认清了这个星球并不简单的属于人类这个事实。


       2018年,第一批战斗机甲被制造出来投入到战场上,人类终于不用再以仰望的姿态去畏惧那些怪物,勇敢的人类驾驶员们坐在金属的庞然大物里,第一次面对面,以平视的姿态将拳头挥到了怪兽的脑袋上。大量优秀的战士因为无法承受自身与机甲的精神共感而牺牲,人类并不满足于此,很快第二批由双人驾驶共同承受精神共感的机甲被发明出来,然后就是第三批,第四批,人类让这种庞大的战争杀器进化到第七批只用了小十年的时间。第七批机甲回归了单人机甲内作战,机甲两两配合,机甲内两位战士精神共感。


       这一革命性的机甲升级终于在现阶段彻底打破了人类与怪兽之间力量的差距。每当再有Kaiju爬上港口,总会有两架高大迅猛的机甲从天而降,落地的瞬间带起大地的震颤,主机为力量,辅助机为速度,人类精妙的格斗技术以及发展了近千年的火炮技术被机甲运用自如,人类终于不用再活在恐惧之中。


       接二连三的胜利让人们重新燃起了战斗下去的希望。没有人知道这些Kaiju到底来自于哪里,就像也没人知道距离这种战斗的结束还需要多久,不过在机甲的保护下,人们也开始用欢呼代替尖叫,学会在转瞬即逝的平静生活中依旧保持微笑。


 


       大黄蜂自出生起就生活在动荡的年代,博派和狂派,政府的权威与民众的呼声交杂在一起。他在睁开双眼的一刹那,看到的就是没有英雄,却人人都是个人主义英雄的吊诡年代。


       对于人类的战争大黄蜂一直都是疑惑的,他的父亲是博派一名优秀的战士,一个年纪轻轻时就在与反政府狂派的战斗中声名显赫的指挥官。只是随着战争时间的推移,他的父亲越发的冷峻,刚毅的脸庞总是将嘴角谨慎地抿成一条线,双目中透露出的是他人所不能比拟的深邃和威压。


       大黄蜂曾经问过他的父亲,关于战争,关于博派和狂派,他的父亲显然没有耐心去回答一个毛孩子的幼稚问题,是父亲身边年轻的副官蹲在他面前,跟随着战神四处征战的经历并没有让这位年轻的副官眼睛上蒙上阴霾,他告诉大黄蜂,这是关于自由的声张,关于公平和独裁的战斗。那时候大黄蜂才八岁,显然并不能理解这个年轻人所说的意义,甚至于只需要几个小时,年幼好动的小子就能把这温和的谆谆教诲忘得一干二净,不过大黄蜂明白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年轻的副官拉起大黄蜂软绵绵的手,贴在他带有勋章的胸膛上,蔚蓝色的眼睛带笑俯视着有着一头金黄色头发小男孩:“为自己而战斗,每个人的心中都燃烧着火种,这个火种让亲人与朋友和我们心意相连,我们总要在黑暗面前保护自己,也要去保护我们所爱的人。”


       从那天起大黄蜂就不再去和同龄的小孩打架嘻笑,而是成为了这位年轻的副官的跟班,往日肃杀的博派军营因为有了这个小男孩而有了生机,副官的战友们总是乐此不疲地调侃着这个活泼好动,又带着幼稚的自尊心的金发小子,将自己并不好吃的压缩饼干掰出来一小块分给大黄蜂,然后看着男孩瓷牙咧嘴一脸嫌弃的表情发出由衷的大笑。


       大黄蜂的父亲对于自己儿子过早的接触了战争和军事持默认态度,并且开始让他年轻的副官手把手地去教大黄蜂格斗技巧以及枪支的组装,只是那时大黄蜂的年龄太小,很难有足够的力量去将一件成年人的武器的零件拼接在一起。不过男孩子的成长总是很快。


 


       大黄蜂以为自己的一辈子就像他的导师,也是他的兄长,擎天柱,那个年轻的副官一样,学习战斗的技巧,投入到博派与狂派的战斗中去,然而在他进入到军营的第二年里,太平洋就不再太平。毕竟Kaiju的出现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始料未及的。


       大黄蜂站在他父亲和擎天柱的旁边,见证了一批批的机甲的诞生,也见证了无数次的死亡和胜利。直到第七批机甲投入到了战斗当中,他目送着于他而言最亲密,最珍视的两个人穿上了防护服,坐进了机甲。


       好斗年轻的大黄蜂不必像其他平民一样在危险到来时躲进防空洞内,在军营中长大的他也不屑在昏暗,灰尘掉落的角落里发抖,发臭,只能感受地面的震颤而祈祷。他已经十六岁了,能够轻而易举地将枪支瞬间拆成零件,蒙着眼睛,用最快的速度将一堆零件重新还原。他从没有上过真正的战场,却已然把自己当作了真正的战士。


       他父亲驾驶主机,擎天柱驾驶辅助机,出战的那天,大黄蜂在热破和探长的帮助下换上了战士们的衣服,混在一群脸上涂满了油彩的士兵当中,跳上了协助他父亲和擎天柱的直升机,坚定不移的陪伴在他们身边,虽然面对巨大的Kaiju他什么都做不了,但他已经厌倦了监控器前,干巴巴地听机甲摩擦带来的尖锐金属声和战士们的或欢呼或哀嚎。


       那天战斗进行的很顺利,擎天柱灵巧地躲过了怪物一次次的攻击,他的父亲拔出了审判之剑,利刃恶狠狠地插在了怪兽丑陋的头顶上,将大家伙钉在了地上。那个在不久前还作福作威的,如同蜥蜴一样的怪物最后扭动了两下,便再也不动了。


       大黄蜂没有听从任何人的指挥,直接向直升机下方抛出了绳缆,倒掉着滑向地面,稳稳落地。他摘下了那个比他的脑袋大了不止一号的,可笑的头盔,金色的头发在海风的吹拂下张牙舞爪地纷飞着,而他的双眼透过凌乱的金发,看见初升的阳光洒在两个高大机甲的身上,映出了巨大的阴影和背后的光晕。


那是他十六年来看到过的,最震撼的画面,在迈阿密的阳光下,擎天柱操纵的机甲对着大黄蜂蹲下了身子,金属的机身靠近大黄蜂的时候,他能嗅到怪兽身上液体的酸臭喂,但是少年却毫不在意地扑上去跳到了机械手臂上。擎天柱将手心里的少年小心地举起,举到他驾驶舱的高度,温和的笑声从大黄蜂耳朵里的耳麦中传来:“仅此一次,Bee,我能感觉到长官已经发火了。”


大黄蜂笑着冲擎天柱咧开了嘴,兴奋地向他的父亲的机甲,以及还在直升机内的战友们挥手,无论多么艰难的战争都不能摧毁金发少年跳脱的性格和愉悦的心智。他最后又重新扭过脸,对擎天柱说:“我为你们感到骄傲,爸爸,大哥,你们太棒了。”


大黄蜂的父亲冷哼了一声并没有表态,但擎天柱透过视角前窗,对着手心里笑开了花的少年再一次舒展了眉角:“总有一天我们也会以你为骄傲的。”




TBC

评论
热度 ( 119 )

© ash | Powered by LOFTER